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北京律师 > 张学研律师主页 > 亲办案例 > 案例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张学研律师
  • 电话 : 138-1049-6948
  • 职务 : 合伙人律师
  • 机构 :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1101*********449
  • 邮箱 : zhangxueyan@yingkelawyer.com
  • 地址 : 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院正大中心2号楼
张学研律师

微信扫一扫关注张学研

醉驾案二审发回重审
作者:张学研发布时间:2022-09-01来源:法律快车浏览量:0

案情简介:

xxx2019年5月23日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取保候审,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21年10月13日作出的(2020)冀0104刑初xxx号刑事判决;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审辩护人张学研律师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一审法院采纳的司法鉴定书鉴定的血样不能证明是xxx的血样。

1、一审法院未查明在抽血现场侦查人员未及时封装血样并编写登记区别于其他血样的相关事实,公诉机关没有出示相关证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上述事实。

2、一人送检的事实清楚,一审法院将一人送检的视频证据在判决书证据列表中删除。一人送检视频清楚显示是侦查人员张xx一人送检,程序严重违法。所以司法鉴定所鉴定的血样,不能证明就是xxx的血样。

 

二、一审法院对认定侦查人员一人出警,一人送检的重要事实回避,将证明侦查人员程序违法的证据 在证据列表中删除,对在庭前会议和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争议焦点:送检视频证明侦查人员违反法定程序的重要的案件事实不予认定,也没有必要的释明。

1、一人出警,抽血视频能证明在张xx没有叫来辅警之前,张xx一直在一人执法。张xx一直强调是王xx警官与他一同出警、一同送检。但在整个抽血视频里,没有警察王xx的身影,送检视频也没有,直到最后也没见王xx。一审法院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说明就回避掉了这部分事实,本案件争议焦点是张xx一人执法出警,一人送检,违反法定程序。这争议的焦点也是决定xxx罪与非罪的重要事实,一审判决中省略掉张xx到底是不是一人执法的问题,侦查人员应该出示证据证明他不是一人出警,执法记录仪坏了,可以调取天眼视频证明他不是一人执法。一审法院就没有给出明确的认定,直接忽略掉了相关事实的查明。一人出警执法程序违法。程序公正才是实体公正的前提,侦查人员的程序违法不是程序瑕疵的问题,它关系到一个公民罪与非罪的问题,程序的公正才能保证实体公正。一审法院对张xx一人执法的事实视而不见,有失公平正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张xx一人执法的事实。

2、血样的送检不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在判决中第16页“(三)关于送检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虽送检过程无视频。”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不是没有送检视频,有送检视频,张xx一人送检的视频证明侦查人员在送检过程中违反《公安机关鉴定规则》第19条:“委托鉴定单位应当指派熟悉案(事)件情况的两名办案人员送检的规定”。侦查人员明显违反法定程序的案件事实,从庭前会议到一审庭审,xxx和辩护人多次强调,侦查人员在办案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并且在庭前会议和庭审时有激烈的辩论。但是一审法院将足以认定侦查人员违反法定程序的送检视频在公诉机关的证据里删掉了,一审法院对公诉机关举证的证据只有采纳与否的权利,没有权利删除证明侦查人员违反法定程序,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一人送检不能排除血样被污染、被调换等合理怀疑。我们认为鉴定意见书鉴定的血样不是xxx的血样。《公安机关鉴定规则》第19条之所以要求两人送检就是为了避免这种血样被污染、被调换事情发生。显然一人送检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对存疑的血样的鉴定结论同样存疑,存疑的证据不能作为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使用。一审法院对侦查人员违反法定程序的相关事实没有认定,也没有释明。

三、一审法院混淆了医务人员抽血后用胶帽密封血样和侦查人员将抽取的胶帽密封的血样封装程序,侦查人员没有当场登记、当场封装违反法定程序。一审法院对侦查人员程序违法没有认定。

1、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公交管(2011)190号第五条:规范血样提取送检,交通民警对当事人血样提取过程应当全程监控,提取的血样要当场登记封装,并立即送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检验鉴定机构或者公安机关认可的其他具备资格的检验鉴定机构进行血液酒精含量检验。公安部要求的当场登记封装是要求交通警察在抽取血样后当场登记封装,交警张xx没有当着抽血人、被抽血人、见证人在场的情况下登记、封装就让被告人离开了,有抽血视频为证,不仅是xxx还有孙xx也没有当场封装,没有要求他在血样登记表上签字。一审法院依据石家庄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桥西交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说xxx拒绝配合。但是视频中,交警根本就没有要求xxx签字,并且也没有要求同时到以岭医院抽血的孙xx签字,交警认为其不可能签字的可能性亦属情理之中;一个是视频中同样两个人都没有让其登记签字,一个是交警认为其不可能签字,而一审法院竟然采纳了交警是对其不可能签字的的推定猜测,一审法院的认定背离了以事实为根据的准绳,违背了法律公平正义的准则。

医务人员燕秀芝在“2019年12月6日询问笔录第二页第四行,侦查人员问:抽取血液完成后,是如何封存?燕秀芝答:不是我们封存,由交警封存。”说明封存不是指医务人员抽取血样时用胶帽密封的情形,封存是医务人员将用胶帽密封的血样交给交警后,交警应该将提取的血样封装的过程。 所以一审判决用医务人员胶帽密封所抽取的血样,混淆了交警需要当场登记封装的程序要求,规避了交警没有当场(需要抽血人、被抽血人、见证人在场才能称之为当场)登记封装的责任。

《河北省公安厅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若干规定(试行)》第十六条应当按照以下程序封装登记。(二)抽取血样应该由医务人员按要求进行, 抽取两份血样,分别装入纸质口袋密封,一份送检,一份备检。 两份密封袋均应注明,被抽血人姓名、抽血时间, 血样用途,由被抽血人签名、交通警察和医务人员签名或者盖章。有见证人在场的,应当由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并注明见证人身份情况。被抽血人或者医务人员拒绝签名、盖章的,交通警察应当注明。

    河北省的交通警察都应该按照上述《河北省公安厅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若干规定(试行)》第十六条(二)登记封装血样。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相关案件事实,侦查人员程序抽取血样。登记封装违反法定程序,所采集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人危险驾驶罪成立的证据使用。

四、1、对一审法院第15页经查,(一)关于封装没有封装视频一审法院将医务人员抽取血样后用“胶帽密封”认定为血样的封装,对燕秀芝证言断章取义,燕秀芝对关于封装的问题回答得非常清楚,“2019年12月6日询问笔录第二页第四行,侦查人员问:抽取血液完成后,是如何封存?燕秀芝答:不是我们封存,由交警封存。”一审法院认定封装的事实是错误的。警察出庭没有说明为什么没有封装。

一审判决得出的“河北医科大学法医鉴定意见书中检材一栏中也可以说明系被告人xxx的静脉血”缺乏证据支持。由于没有当场封装、当场登记,由于一人送检,所以存在血样被污染、被调换的合理怀疑不能排除,一审法院在没有证据证明可以排除上述合理怀疑的情况下,就得出“河北医科大学法医鉴定意见书中检材一栏中也可以说明系被告人xxx的静脉血”于法无据。

2、一审法院认为当场没有登记是因为xxx不配合造成警察认为他不可能配合签字登记。一审法院认定视频说xxx不配合,那么一审法院对交警没有要求xxx签字就让他离开的视频为何视而不见,而是推定交警的认为的在情理之中。事实很清楚,是交警没有要求休闲鞋签字,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个公知的事实认定准则,一审法院却推定交警认为的更合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实说明,交警就没有当场登记封装。当天同去抽血的孙xx,很配合,为什么孙xx的血样(尿样)登记表上也没有让孙xx签字登记,抽血视频同样没有要求他登记,就让他离开了,综上可以得出结论,一审法院罔顾事实,错误认定,为交警失职开脱责任。抽血视频显示的非常清楚,交警没有要求xxx和孙xx当场签字登记。

3、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出警人员一人送检没有视频,但实际情况出境人员送检过程有视频。当时在庭前会议时,辩护人提请法庭注意,公诉机关提交的送检视频显示只有张xx一人送检,并且在庭前会议时,张xx言之凿凿的说是与王xx同送检的,辩护人问他,确定吗?他坚定的说:确定。辩护人又问他,那为什么送检单上签的是张xx和朱xx的名字?张xx断然否定说,那不可能。

一审法院把这么重要的视频证据,证明交警一人送检的视频证据,竟然给删除了,没有列在视频资料的证据里。并在本案事实查明的部分称“虽送检过程无视频”并称侦查人员也对此作出合理解释。那么请二审法院查明1、送检是否有视频?2、张xx与辩护人的对话是否算合理的解释?

4、一审法院混淆辩护人和xxx关注的问题,侦查人员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封装才是我们关注的问题,《河北省公安厅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若干规定(试行)》第十六条应当按照以下程序封装登记。(二)关于封装、登记有明确的规定,我们强调的是侦查人员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封装登记。没有当场登记封装就存在不能排除的血样被污染、被调换的合理怀疑,这样送检的血样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一审法院判决回避了被告人罪与非罪的重要事实。

5、司法鉴定意见书,对存在合理怀疑的,不能排除被污染、被调换的血样作出的鉴定意见书,同样存在合理怀疑不能排除,所以不能作为证明被告人危险驾驶得罪的成立的证据使用。

一审法院认为执法民警在执法时存在瑕疵,对一人出警、没有当场登记、封装、一人送检均作出合理解释。那让我们看一下侦查人员是怎么解释的:

6、关于一人出警的解释是:2020年5月11日张xx的询问笔录:“问:你们到现场后,是否在现场执法录像?答:我的执法记录仪有故障。时好时坏。到达现场后,也开启了,因故障没有录上”执法记录仪因故障没有录上,那另外一位执法人员的执法记录仪呢?为什么不去调取天眼视频?在证据视频资料里有天眼视频,为什么侦查人员不去调天眼视频证明是合法出警?抽血视频里没有另一位警察王xx怎么解释?所以侦查人员的解释不是合理的解释。一审法院认定是合理的解释于法无据。

没有当场登记封装的解释是:2019年10月8日桥西交警大队张xx:“关于血液封存的视频情况说明:对xxx以岭医院抽血后依法封存,将血液送到河北医科大学。全程有视频。”此处说全程有视频。2020年5月11日张xx的询问笔录第三页“问:血液封存是否有录像?为什么?答:后期因执法记录仪又发生故障,导致没录上。”这样的自相矛盾的解释是合理解释吗?显然不是。

关于没有当场登记,前面已经提到,一审法院认为交警认为xxx不可能配合签字是情理之中,显然与抽血视频中没有要求休闲鞋签字矛盾。显然也不是合理解释。

一人送检的视频一审判决在证据中删除掉,回避了张xx一人送的事实。

最后:被告人不服一审人民法院做出的关于血样调查结论。血样没有当场登记、封装、一人送检、鉴定检材存在合理怀疑不能排除,鉴定意见书所鉴定的血样,不能证明就是xxx的血样。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依据存在无法排除的无法解释的疑问的检材作出的鉴定结论认定休闲鞋有罪是不能成立的。

一审法院认为侦查人员执法瑕疵,我们认为不是瑕疵的问题,是程序违法,程序公正是保证实体公正的前提。侦查人员的程序违法,严重的影响了司法公正,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错误的前提下,错误的追究xxx的刑事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宣判休闲鞋无罪,充分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xx,听取辩护人意见,决定不开庭审理,依法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二审法院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于2022年3月4日作出(2022)冀01刑终xx号刑事裁定书,裁定如下:一、撤销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20)冀0104刑初xxx号刑事判决;二、发回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注:以上内容由张学研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张学研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北京 - 北京
手机:138-1049-6948(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